top of page
搜尋

大愛手行愿服務-花蓮行愿體悟與看見

2021.05.13 4月10日,第一波花蓮行愿,坐在火車上,望著眼前的高山,心中酸楚湧出,感覺山在哭泣! 5月6日,第二波花蓮行愿一樣的情景,雖窗外天氣不錯,但感覺灰蒙蒙的。 ​ 5月13日,第三次來花蓮,窗外的天空好藍、雲好白、翠綠重疊的高山群立,有一種開闊感,令人心曠神怡,越來越愛好山好水、好療癒的花蓮。


在花蓮分局幫三位警官做大愛手,共同點都是兩肩頭、後背、腰、腎處緊硬,先用四方格静態傳光後,再逐步深入做動態大愛手,接著刷順中軸,由上往下慢慢地做通,然後再往上到兩肩處,做鬆肩膀及兩手臂。我幫第一位女警官做時,當我雙手一貼到她的後背心,感到好大一股神聖的大慈場來慈悲,做大愛手後,她在問卷上填「不需要再做」,但沒想到下午場,她是第一個進來被做的,可見已感受到了大愛手慈悲的慈場,療癒與修復的能量。 晚上到慈濟大學護持一位女士,本以為是學校教職員,但做到一半,她哭泣地說:「你們可以幫我先生做嗎?」原來這位女士是慈濟秋華師姊邀約來做大愛手的,她陪先生從高雄轉診來慈濟醫院就醫治療。玉珍感受到病患家屬身心煎熬無力的苦。 在花蓮縣警局幫一位年輕警官,以及一位行政職員做大愛手,這位警官也是兩肩頭緊,後背、腰、腎處緊硬,特別是兩肩頭有淡淡地心酸感;左後腎有如手掌大的凸起,好硬,在做通順後放鬆地趴在桌上小睡。事後跟警官分享,感覺其肩膀、後背、腰、腎處很緊,並詢問他平常這些地方會不舒服嗎?警官回應,平時有重訓練肌肉,所以身體比較硬。在兩處大愛手服務後,感覺花蓮分局警官們的身體較為緊硬。 玉珍的堂姐在縣警局人事室服務,這幾年一直想邀約堂姐到花蓮傳光點體驗大愛手,但因緣不具足。花蓮行愿出發前夕,我跟堂姐說:「我們確定會去警局服務,請她抽空來被做大愛手」,當次依璇總導護幫堂姐鬆土,淑惠師姊護持送光,堂姐回應說,很舒服,有放鬆感。 ​花蓮傳光行愿像部隊一樣團進團出,享受團體生活紀律,整隊行進間總是會想到,因病已回歸大愛光的李淑容師姊,想著她帶我們操練行愿光團的儀軌,並且對夥伴們常細心、耐心地提醒各項要領。玉珍在花蓮行愿中,操練修心、修口、修急、修融和,化擔心、害怕、舊設定,因為周遭全是「總」字輩與資深的師兄姊,難免會感到有些拘謹,但是很幸福的是有大愛光老師、 師娘,以及基金會董事長傳芬師姊和總監、總導護們的帶領行愿實務玉成課程。 每一場行愿服務,大愛光老師都會親自說明和氣大愛的理念、大愛手緣起、師的心愿、主負向能量、靈性七階等等,讓被做者認識大愛手並且安心被做。每一場大愛手服務,尋光老靈魂出奇地多,在人力不足下,連師娘都出了手,大愛光老師成為總照看。 尤其縣警局這場大愛手服務,大愛光老師除了總照看外,還身兼音控播放法音,並親自控制音量,讓法音能適時轉換為現場指引。下一次,大愛光老師會不會還要兼攝錄——萬能的大愛光老師真的真的很辛苦,弟子感慨何時才能為師分憂解勞。 行愿結束,整體回民宿大廳共修用餐,夥伴們或坐或立齊聚一堂,難得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大愛光老師、師娘與我們一起用餐。師關心同修、關懷需要的生命,與每一場服務的主管們親和、親切有禮地對談,了解其需要,玉珍領受在心,感恩、感動在心中流動著。 當大愛光老師笑著對玉珍說:「玉珍可以出來行愿了!」玉珍感到又驚又喜:師竟然認得戴著口罩的我呢! 看著總導護們,以及中心青年主動、熱情、積極,在體系分工下關照護持,讓傳光人能安心行愿,我的心也跟著飛揚起來;回想青年時期在家扶當志工時的青春活力,對照現在的自己,了悟服務與被服務只是一線之隔,當好好省思下載靈妙活潑。 此次傳光行愿團隊有:基金會董事長傳芬總監大氣地帶領;郁芬傳導師與碧蓮兩位傳光大天使,馬不停蹄地關懷、接引生命;總指揮安慧帶領場佈,巧思運用現場桌椅,調整為最適合護持動線的空間;忠君總監與淑娟師姊貼心提點行愿前、中、後儀軌,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還有花蓮傳光點的夥伴們為我們張羅餐點和交通 。 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出門行愿見真章,參班與行愿相輔相成。 每一場的傳光行愿好像台上的演出,沒有幕前幕後夥伴們的串連護持,怎麼會有精彩的演出。 再次感恩台鐵太魯閣號四十九位英靈及事件相關每一位生命的護持,期待能再與師兄師姊們傳光送愛、同見同行。


2021.05.13(四)花蓮縣警察總局

 板橋 1104 鍾玉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