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30歲跟隨崑崙仙宗劉培中老師修煉;73歲跟隨大愛光老師

2021.08.04


親愛的大愛光老師好

親愛的長青長輩師兄師姊好


我是北一0801張瓊芬,今天很高興可以利用這個時間跟各位長青長輩分享這一段,因為我真的很想讓各位長青長輩知道修練行愿的好處,讓各位長青長輩知道在和氣大愛學習的好處。


在此之前先讓我說一下我來到和氣大愛學習的緣由。


初發心 用「法」護送父親最後一哩路


有一天我的父親北一9711張哲嘉師兄,跟我提起他在和氣大愛的學習。

父親說 : 「我的老師有一種法可以護送往生者好好地回去。」那時父親在和氣大愛學習已將近11年,他已83歲。聽了這番話,心想原來父親已在為自己的最後一哩路安排做準備,聽出他對此法的嚮往與渴望。因此引起我的好奇心與身為子女想完成父親的心願的那份愿心,於同年2007年的11月我開始在和氣大愛學習,和父親多了一層同修關係。


親愛的長青長輩,父女可以成為同修關係,真的很好 !


當初因為想了解父親的心願而來和氣大愛學習,現在知道那個「法」就是「回歸大愛光八小時祝福」。


因這份想守護父親可以安心地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的初發心,我來到和氣大愛近13年的學習,冥冥之中,大愛光慈悲帶領,讓我一直在生命現場做關懷守護生命的操練,一直在守護體深耕。


哲嘉師兄是怎麼進和氣大愛的 ?

注重養生來自幼年體弱,喪母悲痛生病。

年輕時嚮往修煉,持恆至今。

30歲跟隨崑崙仙宗劉培中老師修煉;73歲跟隨大愛光老師。


我的父親張哲嘉師兄是1997年11月進入和氣大愛開始學習,目前是和氣大愛團體中最年長的師兄,今年11月將滿98歲,跟隨大愛光老師學習已將滿24年。


親愛的長青長輩,請問人生能有幾個24年,24年的持恆跟隨一位老師學習真的不容易 !


父親畢生從事小學教育工作,曾獲師鐸獎,屆滿42年退休。幼年時期體弱多病,身形瘦弱,19歲時因逢喪母,過度悲傷而生了一場大病。之後,哲嘉師兄非常注重養生,從年輕時就嚮往修煉,三十幾歲開始跟隨崑崙仙宗劉培中老師修煉。那時劉老師經常到家講課說法,家父隨伺師側,擔任刻鋼板,印製法本的任務,潛心隨師修煉。主要功法是「禪坐」,可以坐到身軀浮起,清淨無我的境界。師徒情深,哲嘉師兄51歲時,先師劉老師臨終前囑咐家父 :「不要憂心,你很快地就會再遇到一位賢明的老師,帶領你生命成長。」劉老師羽化後,家父便尋尋覓覓找明師,1997年因緣俱足時遇見大愛光老師,家父心中非常篤定,知道這就是他要找的明師。


家父說這份篤定就是「一見鍾情 !」找到道路。


當時家父已73歲,決定跟一位40歲的年輕老師拜師學習,確實令人好奇 !


各位長青長輩您是否也覺得好奇 ?


哲嘉師兄說 : 因為他一直牢牢地記住先師劉培中老師臨終前囑咐的一句話「一定可以找到明師」深信不疑。又第一眼看到大愛光老師時被大愛光老師猶如佛菩薩般慈悲的面容所感動,心中更篤定這位就是了。

之後對於大愛光老師所傳的法更是深信不疑,相信法,持恆認真操煉,發現大愛光老師的法和劉培中老師的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都可以達到清淨無我的境界。但是,和氣大愛的法除了動功和靜功的操練之外還有行愿法,藉由大愛手服務關懷守護需要的生命,透過行愿,修煉進度可以快速提升,達到靈淨化的境界。這些點都是讓哲嘉師兄更確認大愛光老師就是他尋尋覓覓的明師。


好珍貴、好感人的「一見鍾情 」,當時哲嘉師兄已73歲。




哲嘉師兄平日的修煉行愿

煉到內在

很少牽纏堵卡

高齡仍積極行愿


哲嘉師兄平日晨起會誦念「大愛祝福心念」、 恭請「和氣照顧」祝福,祝福整個地球及特別需要祝福的家人、親友,經常幫自己靈心做大愛手。「立如松」和煉「和氣」是哲嘉師兄較拿手的功法,曾跟我分享他「立如松立到肉身都不見了!」「煉和氣時可以清楚內在力量的帶領,清楚中軸的存在。」有一段期間,晨起經常在眉間靈光團處看到紫色的光,讓他身心靈都更加安定。


行愿的部份,哲嘉師兄從85歲至95歲十年間積極地參與行愿光團及醫院的大愛手定點服務。

哲嘉師兄遵從大愛光老師的教誨,修煉與行愿同並進,因此身心健康,很少生病,很少牽纏堵卡,家人都感受到父親的改變。哲嘉師兄以前覺得醫院是屬陰氣較重的地方,總是敬而遠之,但透過參與行愿光團無數次的醫院關懷,他已不再避諱,變得非常積極,樂於去醫院生命現場服務需要的生命。透過參與臨終關懷、回歸大愛光八小時祝福、圍棺和氣照顧祝福、火化祝福,體會到生命的無價,在有生之年如何發揮生命的最大值,及 大愛光行愿法的慈悲與殊勝。


修煉行愿的結晶 —無數的神奇事蹟

跌倒21次可以沒有因此骨折卻只有皮肉傷,真是神奇!

第一次跌倒光慈場護體的經驗: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扶著我慢慢地、輕輕地將我放下。


2018年間哲嘉師兄94歲至95歲間曾跌倒21次,竟可以奇蹟似的安然無恙。


第一次的跌倒是在市場購物時,哲嘉師兄跟我說 : 「跌倒的瞬間,當時很清楚地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扶著我慢慢地、輕輕地將我放下。當我醒來時安然無恙地起身走路回家。」據說圍觀的眾人都用異樣的眼光關懷著他。


又一次已不知是第幾次跌倒,在家跌倒撞破落地窗的玻璃,滿頭鮮血直流,送醫急診,醫護人員花了很長的時間細心地清洗頭部好幾處的傷口,清除玻璃碎片,縫補傷口。就在緊急時刻,我看到了家父的睫毛上散落了好幾片玻璃碎片,閃閃發光,就卡在睫毛上,就快掉進眼睛裡,真是千鈞一髮, 若掉進眼球就嚴重了 !


泡疹住院被護持經歷定住,也是接上光慈場的指標

時間一小時


又2019年一月中因罹患帶狀皰疹,頭疼痛不堪,接著又因肺炎住院十天,安然出院。

這段期間除了藥物的治療,很重要的是有師兄師姊行愿光團的護持,好幾次師兄師姊收功後哲嘉師兄被「定住」無法動彈,繼續享受光慈場的療癒,可以進入較深沉的睡眠,不再疼痛,約一小時後才能起身,起身後精神抖擻,步伐變穩健。


光慈場的守護關關難過關關過


哲嘉師兄因長年的修練行愿已得護法、防護罩,光慈場的守護。所以可以關關難過關關過,95歲的高齡跌倒21次可以沒有因此骨折卻只有皮肉傷,真是神奇 ! 家人都為之讚嘆。


親愛的長青長輩們藉由哲嘉師兄的過程,最想跟各位分享的一個重點就是平日修煉行愿的重要與好處,73歲才開始學習不遲,85歲才開始積極行愿也不遲,至今98歲仍可以耳聰目明、行動自如,活得自由自在,這應該是大家所期待的,這才是重點。




以上分享圓滿



感恩大愛光慈悲

感恩大愛光老師慈悲

感恩師兄師姊的護持






6/9瓊芬分享張伯伯的操法體悟與變化

上週三6月2日傳法後當天的變化與體悟


上週三6/2長青圓滿班會中大愛光老師為哲嘉師兄量身訂做傳慈悲大法「接上本靈光」,下課用午餐後約1:30,便看到哲嘉師兄已在打瞌睡,於是扶他進房躺下休息。家父如往常般下午都會午休,但今天較早些。請他休息他並沒有像平日的習慣都會說「不用」,當下光充滿需要安靜地享受光療,帥氣地答應了。


平常哲嘉師兄午休大約在五點或更早些便會起床梳洗準備用晚餐,但那天睡到晚上六點多,看他睡得很熟,不忍叫他,直到七點十五分,因為了不想打亂他的用餐作息,所以便叫醒家父起來用餐。起床後精神很好,很專注地用餐。


比較不一樣地是餐後父親坐在位置上喊我過去,讓我坐在父親的旁邊,有點好奇「怎麼了 ?」看著父親的面容,感覺父親變年輕了,皮膚白嫩,眼睛炯炯有神,聲音亮多了。

從晚上8:45-9:25說了約40分鐘,一再重複叮嚀一件事。


哲嘉師兄想了解和氣大愛的告別式,開始在思考自己的告別式該如何做較好。


希望有一套完整的和氣大愛告別儀式


哲嘉師兄說 : 「和氣大愛這麼大的團體應該要事先研究規劃生日宴、 婚宴、生病關懷及喪禮的一套具體辦法,讓同修及家屬參考,選擇適合他的方式。


告別式是和氣大愛的同修每一個人早晚都會碰到的問題,請有經驗的同修帶領1-2位有相同心愿的夥伴一起規劃,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


上週三晚上的這一番話,哲嘉師兄對於自己的想法變得能積極表達,耐心地一再說明自己的想法及對於堅持的點有次第的說明其意義。


這些表現讓我重新看到年輕時的哲嘉師兄。小時候他教我任何事情都是這樣耐心地說明,很少有謾罵的語言,總是以讚美與鼓勵糾正、帶領我。這是哲嘉師兄身為教師的光明本色,重新展現,重新找回哲嘉師兄真正的自己。


令人讚嘆的是哲嘉師兄的需求竟然和長青圓滿班護持團隊這一期未來所規劃一系列的課程方針不謀而合。


上週六6月5日和大愛光老師備課時事先跟大愛光老師稟告以上的內容,大愛光老師非常慈悲,為了成全長青長輩的心愿,立刻請中心守護體安排,具體列出一套和氣大愛告別儀式的服務項目,以便成全哲嘉師兄的需求。

非常感動,非常感恩。

非常感恩大愛光老師的慈悲守護


弟子

張哲嘉、張瓊芬叩首



以上瓊芬分享圓滿


感恩大愛光慈悲

感恩大愛光老師慈悲

感恩師兄師姊的護持


20120616

親愛的大愛光老師好

親愛的長青長輩師兄師姊好

北一0801張瓊芬在光中稟告大愛光老師 分享師兄師姊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主題是

上週三在長青圓滿班大愛光老師護持張哲嘉師兄慈悲傳法「軸中發光體_濁陰退盡法」後這一週哲嘉師兄的變化及瓊芬的體悟

首先是瓊芬的體悟—靈性修煉處方才是面對病苦死的根本良藥

接續上週大愛光老師親帶慈悲傳法,護持父親的過程中更顯現自己的陰暗閥門,讓自己有更多自省的機會,盡快提升修煉水位,不干擾,不受干擾,才能守護好哲嘉師兄。

6月9日上週三長青圓滿班大愛光老師慈悲傳法「軸中發光體_濁陰退盡法」聽到這段指引後

瞬間想到螢火蟲,自己可以是帶著千瓦亮度的螢火蟲穿梭在黑暗中,周遭的環境越暗我越亮 !

哲嘉師兄的變化—生前盤點、身後清單,拿回自己身後事的自主權

家父操法時如如不動,心開,心情沒有情緒起伏,生活規律。這段期間,我將6月9日長青圓滿班會中大愛光老師指引的紀錄整理列印。哲嘉師兄每天隨時很認真地重複閱讀,藉由閱讀、操法隨時提醒自己並也讓自己回到狀態中。

因為心開了,我第一次可以徹底的整理家父的生命歷程,從出生、就學經歷、就業、結婚,他居然可以清楚敘述近八十年前的時間、地點及讓他終生難忘貴人的名字,思緒清楚。

例如 :

第一次聽說他小學畢業考上第一志願台中一中,當時校方放鞭炮登報慶賀。

第一次聽說他25歲隻身北上因有兩位貴人的協助,家父得以在西門國小任教,並成為升學班的名師之一。西門國小後來也成為升學率相對高的名校,是很多家長爭取的熱門學區。不假思索地清楚說出兩位貴人的姓名。

第一次聽說最得意的莫過於桃李滿天下,至今在路上偶而都還有學生跟他打招呼,還有已年過八十的學生來探望他。

尤其第一次聽到父親表達對於自己畢生投入教育感到驕傲的話語,承認自己的成就令人欣慰。他一向、一直很低調,不輕言自己的成就。

看到父親從此開心地接受自己不再壓抑與清楚地表達身後事的期許,希望有一套和氣大愛的告別儀式,並慎重地交代,我就是那一位授予託付的那一人。讓我更篤定,從現在起一心一意,落實照護父親平日的生活起居、護持靈性修煉成長,與臨終道別的守護,願意親身實踐與見證。

弟子瓊芬稟告圓滿

感恩大愛光慈悲

感恩大愛光老師慈悲

感恩師兄師姊的護持


北一0801張瓊芬分享母親的臨終關懷

護持家人得滿愿 

在九十六歲的家父張哲嘉師兄感染帶狀皰疹半年後,九十二歲的家母張葉善華也因感染帶狀皰疹,於二○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一點多,高燒至三十八度七,緊急送急診,檢查後確診。

記得九月八日是週日,經過CPR急救住進加護病房,至九月十六日週一共計九天,仍未醒來,當天經由加護病房的安寧團隊解說,了解母親的病情非常不樂觀,當時家人已有了安寧的共識與決定。

但九月十七日週二早上,醫生突然說:「清醒很多!」家母脫離了昏迷狀態。果然至九月十九日週四,家母已經可以搖頭、點頭,清楚地回應提問,可以與人互動,因此家人的整個決定有了變化。

母親起死回生

十月一日週二幸福班會前,大愛光老師第一次親臨病房關懷母親,母親剛經歷了長時間昏迷,以及住在加護病房十四天的驚恐歷程。

當母親住在加護病房的兩週期間,外相看到的雖是昏迷的狀態,但母親似乎知道周遭所有發生的事情。九月十九日母親逐漸恢復神智,在加護病房可以拔掉呼吸器時,她可以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竟是:「命是我的,請不要聽醫師的……。」

非常訝異母親沒有因命被救起而感到欣慰,而是生氣地回應她被救起所經歷的痛苦。母親原本很獨立,不喜歡麻煩人,日常總是雍容婉約、自由自主,也不喜歡任人擺佈。雖然已經是高齡九十二歲,母親對家庭卻能照顧得無微不至;家父原本體質孱弱,在家母的殷殷照顧以及自己勤於修煉下,總能度過一次次的危急關口。

母親住在加護病房期間,雙手戴著手套並被固定,任由護理人員更衣、搬動身體,這些沒有尊嚴的照護病人方式,都是違反母親的原則,也是她最痛苦的點。之後,由加護病房回到普通病房時,顯現的靈魂狀態就是非常需要家人的陪伴;怕失去家人、怕任人擺佈,那份驚恐害怕一直都在。

十月一日,大愛光老師第一次親臨病房探視家母時,母親仍處在驚恐害怕的狀態中,表情黯淡冷漠,不太說話,這樣的沒有希望感已經持續了十三天。

當天,大愛光老師親臨病房,親切地寒暄問候後,帶著母親慢慢呼吸,傳給了母親「靈性層的呼吸法」;幾分鐘後,便看到母親開始慢慢地卸下那份驚恐害怕,生出信心與可以期待恢復健康的希望感。

母親的臉色表情由黯淡而變得光亮,當下露出笑容開口說話,並提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這樣的轉變,快速的靈魂清洗,支撐著母親後來的起死回生。

十月一日至十月十四日這段期間,母親經歷了起死回生的過程,曾經恢復到幾乎可以回家的狀態,家人已開始著手為母親做回家後照料的準備。母親身體層的狀態,在醫師們的眼裡雖仍在「低標危險」期,但靈性層的水位提升許多──頭腦清晰、不牽纏;清楚表達需求,沒有哭鬧任性的情緒。

母親是清明的,我們偶爾會跟母親逗趣地問每一位來訪親友的關係與名字,母親都能清楚地回答。在最後一週裡,母親都會分別跟貼近的子女們一一道別。「再見了!再見了!」看到我時,清楚地跟我道別,沒有牽纏。

兩星期內定回家

2019年十月十五日晚上九點半,母親臨終時,師再次親臨病房守護母親。大愛光老師一進到病房,便清楚地看到母親尚有一罣礙未了,走不了,及時慈悲傳「兄弟姊妹同心圓滿法」,引領瓊芬整合四位兄弟姊妹,四隻手相疊於母親的靈心,一同跟母親表達承諾,願意齊心同體、相親相愛、彼此守護。

當時,在大愛光老師的慈悲傳法離開後約五分鐘,母親便安詳地得到解脫,回歸大愛光。

事後再次深入回想這一切:

母親回歸大愛光的當晚,從六點半起,醫護人員宣告約兩小時內會走,眼看已超過時間,血氧值、血壓值都在低標,但母親似乎撐著,一直走不了,直到大愛光老師親臨現場傳法之後,在短短的五分鐘之內便回歸大愛光。這讓父親哲嘉師兄及所有家人四位子女、女婿、孫子們都為之動容與感謝。

母親當時等著大愛光老師的蒞臨,而且讓大愛光老師看到自己最後的心愿希望子女們齊心同體、相親相愛、彼此守護,因心愿未了,請大愛光老師慈悲帶領家人圓滿自己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心愿,才安心地離開。

這一份「堅持與等待」,非常合乎母親平日的行事風格。

回顧十月一日,師親臨醫院祝福並帶領母親從身體層肉身的病痛和靈魂層的驚恐害怕中脫殼,引領母親進入靈性層,得到靈性的啟發與提升;往後十四天的起死回生,也是給家人和母親圓滿關係的靈性光空間。

在最後一週裡,母親都會跟貼近的子女們一一道別,處於自知即將歸去的覺悟者狀態,已經看淡了,已經解脫放下。

最後臨終的關鍵時刻,師親臨現場,護持母親圓滿了心中最後的一個重要心愿,真的非常感恩大愛光老師的慈悲傳法,以及和氣大愛傳光夥伴們的守護,才能如此圓滿!

弟子瓊芬稟告圓滿

恩大愛光慈悲

感恩大愛光老師慈悲

感恩師兄師姊的護持

2021.06.30-瓊芬分享母親回歸大愛光八小時祝福

接著在醫院往生室的八小時祝福,從晚上10點至隔天清晨6點圓滿。這其間有師兄師姊的接力祝福,在第四柱香圓滿時,掀開往生被看到母親的面容時,父親竟然歡喜地笑了,家父說 : 「太神奇了 ! 你們看,你們快看 ! 媽媽變得好莊嚴 。」

母親的臉變回原來的豐腴,嘴角微微上揚,膚色粉潤沒有病容,莊嚴安詳。

爸爸緊握著美鈔師姊的手說 : 「太感謝了 ! 太感謝了 !」家父很滿意母親的變化,瞬間由哀慟不捨的情緒轉換成歡喜,他笑了! 他放心了 ! 心生歡喜、感謝與祝福。